驴友聚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写给窗外家人的信
查看: 16113|回复: 2

集安游随笔

[复制链接]

1

主题

0

好友

160

积分

高级会员

欣语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5-6-26 18:20:2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yax 于 2015-6-26 18:21 编辑

集安游随笔

作者  老韩

        这次出行我们窗外户外俱乐部选择了素有“东北小江南”之称的集安。早6点大客准时出发,稳稳地驶出沈阳,从平原进入山区,一路向东,窗外是满眼的翠绿和如银的日光。下午2点进入行程的第一站——位于鸭绿江边的榆林镇凉水村。
风光旖旎的鸭绿江畔
       下半晌的阳光柔和了许多,蓝蓝的天上没有一丝云彩。在农家院卸下行囊,我们一行来到江边。放眼望去,远处是绵延不绝的群山,江的对面就是朝鲜,远近散落着几间瓦房,江边有一位妇女象是在洗什么东西,身边蹲着似乎是她儿子光着身子的少年,不时有巡逻的士兵慢悠悠地晃过。初夏的鸭绿江,由于没有暴涨的雨水,显得很平静,如一条墨绿色的彩带远远的从山脚下飘过来,绕过前方低矮平直的石砬子,再经过眼前宽缓的浅滩,蜿蜒地隐入远处的山里。我们三三两两地来到江边,浅滩上绿草如茵,彩蝶翩跹。不远处几只白色的牛懒懒地半卧着,看到我们走来,有一只竟然忙不迭挣扎着站起来,看它那不安眼神,似乎惭愧不知如何招待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江边停着两只黑乎乎小铁皮船,早有两位脸色同样黑乎乎但十分健硕的老乡手持船桨等在那里。一些驴友乘着小船飘向下游一块突起的礁石。我与龟哥、小溪等6人则逆流而上。江水清澈通透,依稀可见江底的水草。小船渐渐驶到江心,竟突然觉得江面宽了许多,快到砬子头转弯处时,江水也急了起来,在江面筑起层层细浪,如房顶的瓦片,哗啦啦的水流声随着微风从江面碎碎地飘向下游。另外那只小船经过几次折返,下游那块陡峭的褐色礁石上已聚了不少人,女士们穿着鲜艳的衣服,摆着各种奇形怪状的造型,嘻嘻哈哈地照着像,惊飞了岸上的鸟。
       夕阳早已落到西面的山里,夜色渐渐袭来,农家院住处的吹烟也由浓变淡,预示着晚餐的时间到了。返回时,只见江边的一片绿草地上不知何时安了六、七个帐篷,分明是又来了一帮人。
       吃过晚饭,白银似的月牙儿已挂在山头,萤火虫在漆黑的夜色中飘荡……这里的夜色一定很美,但明天还要起个大早,无奈只好早点休息了。
奇幻瑰丽的乾坤湾日出
       从住处到乾坤大湾坐四轮拖拉机需要约1个半小时的时间,因而不到3点我们便坐上两辆拖拉机前后开往目的地。山里的夜格外的黑,真可以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车头的两道灯光将厚厚的夜色掏出两个长长的窟窿。山里的夜格外静,所以哒哒哒的柴油机声便格外的响,要将这夜幕撕裂似的。山里的夜也格外凉,虽是穿了两层衣服,被风一吹依然很冷。约1小时水泥路的车程后进入盘山土路,山道的弯越来越多,坡也越来越陡,有几个较陡的坡道我都以为车子爬不上去,但就是这个貌似破烂的简陋东西,硬是将一车十几人给拖上了山顶。车到了,水厢也开了锅,咕咕咕地冒着白色的蒸汽。下车到观景台需要再攀登约10分钟的山路,这时突然发现天已蒙蒙的亮了,已清楚地听到前一车的驴友们的欢呼声。从树枝间的空隙向东方望去,只见大半个桔红色的火球已从远远的山腰里探出来,接下来那个红红的火球像是泡在蒸汽中一样微微颤动着向上升起,然后就是力度稍大的向上跳动,直至完全脱离山的怀抱。刚升起来的桔红色太阳就如群山分娩出来的新生儿,鲜活得令人窒息!来到狭小的观景台,太阳已由桔红渐渐地变向桔黄,下方淡淡的云雾也被霞光照耀得呈现出一道弯曲的彩虹。只遗憾晚到了2分钟,没有看到太阳刚冒出脑袋的那一刻。听她们说,那一刻就像一个红色的细细的月牙。这时天已大亮,我这才回过神来仔细看看山下的乾坤大湾。举目望去,远方连绵的群山笼罩在淡淡的薄雾中,山脚下的鸭绿江流经此处绕了一个S形的大弯,很像太极八卦图,也正是江河的这种特殊走向,将两岸刻画成犹如两条在江中相互依偎的雌雄蛟龙,西边那条温顺宽厚,东边那条奇峻挺拔,半潜在墨绿色的江水之中。江面上白雾缭绕,随着太阳缓缓升腾,真乃“灵山多秀色,空水共氤氲”,让人不得不叹服大自然的变幻莫测,鬼斧神工。
婀娜多姿的五女峰
       本次旅行的最后一站是位于集安市北部的五女峰国家森林公园。次日7时到达景区,我们用5个小时一路游览了对游人开放的观峰台、洞天皓月、仙人洞、大峡谷等几个景点,可以用“秀”和“奇”这两个字来形容游览后的感觉。秀在每座山峰的多姿态多彩,秀在郁郁葱葱、枝繁叶茂的树木;奇在“一线天”、“飞来石”的神来之笔,奇在五仙女的美丽传说。人说女人是水做的,女人当然也就离不开水,这不,大峡谷常年不断的流水每时每刻都在滋养着这五位仙女,这也算一奇了。
旅途中那些妙趣横生的花絮
       龟哥的叶笛。据说龟哥学叶笛是得到真传的,他人聪明学东西快,加上刻苦,所以他的叶笛学起鸟叫那真可谓惟妙惟肖。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龟哥每每用叶笛学鸟叫时,那些叫着正欢的鸟儿却突然停顿下来?!是觉得林子里来了一只超级鸟给镇住了,还是识破了真相不屑于争鸣?我不知道鸟儿是怎么想的。
竹叶们的野蛮穿越。仙人台有一条禁止通行的山谷,明晃晃的大牌子就立在你眼前!可竹叶们就是不信邪!楞是生猛地穿过了!途中还遇上一条蛇!那么问题又来了:是她们打算今后走“野驴”路线呢,还是一时心血来潮,只是寻找一下刺激?
       翅膀们的疯颠。闲下来的时候,我们的女同胞那是个个淡若轻风,可为何一到镜头面前就突然地不淡定了呢?!各种古怪的服饰、各种奇异造型、各种拽……难道说她们是“镜头控”?还是患有间歇性颠狂症?抑或是热爱大自然达到了至高的境界?
       “五月”的右后腿。“五月”其时是游子夫妇养的一条小狗,芳齡二岁,天赋极高,灵动可爱。每次出行,大概是担心她累着,游子总是隔一段时间就用背包背她一会。每次从包包里出来行走时,我就发现“五月”总是有节奏地甩她的右后腿,样子很调皮、搞笑。那么问题出现了:“五月”是为了与她的主人保持步调一致调整腿步呢,还是在包包里将小腿窝麻了呢?
       看来这些谜团只能在以后的旅程中去慢慢破解了……

1

主题

0

好友

160

积分

高级会员

欣语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5-6-26 18:33:25 |显示全部楼层
几天集安之行虽稍纵即逝,可那珍贵的精彩片段与驴友间的愉悦再一次在驴友老韩的笔端娓娓道来,感谢老韩,感谢同行的驴友们,愿我们在驴行的路上继续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0

好友

710

积分

高级会员

小溪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5-6-26 20:51:12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老寒这多的不解只待今后驴途方可破解。老寒绝对裁缝出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Archiver|窗外户外运动探索者俱乐部 ( 沈阳市公安局网监注册号:21030000000000000083 辽ICP备05001523号 )

GMT+8, 2017-6-28 10:00 , Processed in 0.11268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